j9九游会俱乐部春拍丨东亚写经五种

东亚,是对亚洲东部的简称,地理上一般包括中国、日本、朝鲜半岛和蒙古。从文化角度而言,东亚文化圈则对应中国、日本、朝鲜和越南。这些地区在历史上深受中国及中华文化影响,过去或现在使用汉字,曾共同使用文言文作为书面语,采用中国式律令制度与农工技艺,道教及汉传佛教流行。


j9九游会俱乐部拍卖推出的“东亚写经”概念,即指除中国写经以外的日本、朝鲜写经。它们和中国隋唐写经一样,在情感上寄托着虔诚的愿力,在书法上风格鲜明,在东亚文化交流史、艺术史、佛教史上大放异彩。




Lot 006 石山寺一切经之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四十六(卷尾 题记)

日本天平十六年(公元744年)

赞歧国山田郡舍人国足书

一卷  黄麻纸

钤印:石山寺一切(墨)元兴寺印(朱)

24×840cm

起拍价:人民币1,800,000


石山寺,位于日本大津市石山,始建于公元749年,属日本真言宗。寺内历代所集“石山寺一切经”的主体是写经,其中还包含一部版经。写经的年代主要集中在平安时代院政期,也有奈良时代、室町时代的写本,其中亦有天平十二年光明皇后愿经、神护景云二年称德天皇愿经等珍宝中的珍宝。石山寺法藏馆所藏的“石山寺一切经”于昭和二十八年(1954)十一月被指定为日本“重要文化财”。




“石山寺一切经”纵约24厘米,行17字,乌丝栏,卷首均钤有无廓黑印,其中一些印章的下端或右半部被切断,是由于天明(1781-1788)至宽政(1789-1800)之间曾被改装成经折装的结果。



Lot 006 石山寺一切经之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四十六 卷首



此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四十六的抄写者赞歧国山田郡舍人国足,是赞歧国有力豪族中的一员。“石山寺一切经”中的《瑜伽师地论》共100卷,由他所发愿的如今仅存26卷。除20卷仍存石山寺外,卷四十二、卷八十五现存天理图书馆,卷四十一、卷五十九现存唐招提寺,卷六十五现存京都国立博物馆。



Lot 006 石山寺一切经之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四十六 题记


天理图书馆所藏卷第四十二背面亦钤“元兴寺印”朱印,说明它在漫长的历史中曾与此卷同入藏南都元兴寺。


此卷首尾完整,行笔纯熟不失庄重,结字稳健不失灵动,用纸质量极高,薄韧光洁,触手如新,松烟墨醇黑发亮,仿佛舍人昨日方挑灯写就,不意竟来自一千二百多年前。其收藏价值极高。



《石山寺古经聚英》,第95号,天平十六年赞吉国山田郡舍人国足书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八十四(一切经39-31),P.77,石山寺法藏馆,1985年。



Lot 006 石山寺一切经之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四十六 卷尾



Lot 006 石山寺一切经之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四十六 局部




Lot 006 石山寺一切经之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四十六 局部








Lot 009 泥金书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四百卅四全帙 卷尾

12世纪 日本平安时代末期

一卷 绀纸金字 

钤印:陈大海外搜奇印记(白)、明远鉴定(朱)、宝拙庵藏(白)、泉石粼粼居图书(朱)

24×835cm

起拍价:人民币250,000



Lot 009 泥金书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四百卅四全帙 卷首

 

平安时代(公元7941192年)是一个承上启下、继往开来的时代,是日本书道史上的黄金期。初期有“平安三笔”——空海、嵯峨天皇、橘逸势;中期有“日本三迹”——小野道风、藤原佐理、藤原行成;后期则兴起了假名书道,即日本独特的“和样”书道,与用汉字书写的“唐样”书法形成了双峰对峙的两大阵营。


由于平安时期的佛教逐渐转向祈祷国泰民安、圣寿万岁和五谷丰登,将着眼点更多地放在现世的利益上,进入十一世纪后,一大批光彩夺目的装饰经夺目登场了,雍容华贵的绀纸金银字写经就是其中之一。


Lot 009 泥金书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四百卅四全帙 局部


此卷绀纸金字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四百卅四全帙,凡十四纸半,全长8.35米,每纸三十一至三十二行不等,每行十七字,以银泥为界栏,金泥书写,文字煜煜生辉。其书写风格、使用材料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平安时代后期绀纸金字《法华经》卷第五、永久五年(1117)藤原清衡发愿写绀纸金银字一切经“中尊寺经”、鸟羽院发愿写“神护寺经”等风格一致。



参考:鸟羽院发愿写“神护寺经”之《鞞摩肃经》卷尾



参考:藤原清衡发愿写绀纸金银字一切经“中尊寺经”之《大唐西域记》局部




Lot 009 泥金书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四百卅四全帙 局部






Lot 001《华严经》断简

8世纪 日本奈良时代写本

一张 黄麻纸

22.9×26.3cm

无底价


日本写经史上最辉煌的时期,必称奈良时代(公元710-794年)。此时的中国正处盛唐,日本因积极学习唐文化,亦盛象空前。日本王室将佛教视作“镇护国家之要法”,有意大兴佛事;而留学僧玄昉从中国携带大量佛像及五千多卷大藏经回国传播,促进了日本国内写经活动流行。奈良时代到平安中期,被公认为日本最重要的写本时代。


此经即为一段奈良时期的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断简,起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”,迄“无量功德为世之尊如今我身”,存110行,行17字。纸质坚韧,墨色清润黝黑,书风高古,笔势顿挫分明,颇有圣武天皇写经的阳刚之气。





Lot 002《文选集注》断简

10世纪 日本平安时代写本

一行 皮纸(附收藏者签条一行)

2.8×26.5cm

无底价


奈良、平安时代,盛行尊崇中华文化的潮流。我国现存最早的诗文总集《文选》在日本成为知识阶层的必读书。尤其是李善注本,更为贵族珍重,正仓院就藏有圣武天皇、光明皇后时期由经生抄写的李善注《文选》。


此简虽仅存正文一行、小字注二行,但笔力雄奇,气象贯通,锋棱与稚拙并重,具有鲜明的中国南北朝时期书法风韵,这正是崇尚文化复古的日本平安时代的正统书风。


这行文字出自东汉崔瑗《座右铭》:“隐心而后动,谤议庸何伤?”结合上下文意为,审度是否合乎“仁”的标准再做出行动,别人的诽谤议论对自己又有何妨害呢?



参考:佐藤道生,《日本汉学研究与古笔切的利用》,《庆应义塾中国文学会报》,第3号,P40



参考:大阪市立美术馆编《唐钞本》,第39号,日本重要文化财,天理图书馆藏五臣注《文选》卷第二十,同朋舍出版,1981年,P132






Lot 010  高丽写经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


新罗时代 唐乾宁三年(896

一卷 白麻纸 

尾题:乾宁丙辰四月八日谨记。

题记:菩萨戒弟子南赔(当为瞻)部洲高丽国金海府户长礼院使许珎,寿(当为祷)主圣邦安兵消,禾稔慈亲益寿,先故升天,及弟子福昌,诸亲命久。谨成六百大般若经,永云供养。重熙十五年(1046)丙戌四月日记。

24×898.5cm

起拍价:人民币100,000



Lot 010  高丽写经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卷首



Lot 010  高丽写经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卷尾



现在已知的朝鲜半岛所留存的最古老的写经,是现藏韩国湖岩美术馆的天宝十四年(755,新罗景德王十四年)抄写的细字白纸本《八十卷华严经》,每行三十四字,共八卷,被韩国列为国宝。因为高丽时代所留存下来的纸本墨书写经绝少,大多数都是绀纸金银字写经,且多为十世纪以后所书。


此卷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第二百八十,首尾俱全,卷末有抄写者所署年款曰:“乾宁丙辰四月八日谨记”。乾宁是唐昭宗李晔的年号,乾宁丙辰为公元896年,是中国的晚唐时期。当时高丽是唐的属国,故奉唐正朔。



Lot 010  高丽写经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卷尾题记



卷末尾题、年款间又有供养人题记:“菩萨戒弟子南赔(当为瞻)部洲高丽国金海府户长礼院使许珎,寿(当为祷)主圣邦安兵消,禾稔慈亲益寿,先故升天,及弟子福昌,诸亲命久。谨成六百大般若经,永云供养。重熙十五年(1046)丙戌四月日记。”重熙是辽兴宗耶律宗真的年号,此时高丽又成为辽的附庸,故奉辽之正朔。


此经为皮纸墨书,每纸长约45厘米左右不等,每行17字。从纸张质地上看,与同时期的中国写经、日本写经用纸有明显区别,而与之后的高丽、朝鲜时期的纸张类似。书风豪放洒脱,一气呵成,颇有南北朝时期的古拙之风。唐末写就,历辽而犹受供养,传之今日仍首尾完整,尾题、题记、燕尾一如写成之日,且为世界各大博物馆遗珍,其珍贵程度不待多言。 



Lot 010  高丽写经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局部



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。寄诸佛子,共结来缘。



  • 建国门内大街18号恒基中心办公楼一座1909室
  • 邮箱:
  • 友情链接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索要图录